[刀剣乱舞]沖田組まとめ

07 25, 2015
※刀剣乱舞-ONLINE-
※沖田組



0120 馬当番

  了無生趣地清掃著庭院裡的落葉,加州清光那雙火紅色的眼眸掠過大和守安定以圍巾包裹住的後頸部,旋即側過頭去,咕噥了聲:怎麼又是你。大和守安定沒把他的抱怨聽進耳裡,他把糧草和飼料放進馬廄,淡淡說道:這也沒辦法,是主人的命令。
  出戰的時候跟你做值日又碰到你,你不煩我都煩啊。他說。
  我覺得煩啊,所以快點把那邊掃好吧。對方回。
  加州清光嘖了一聲。

  大和守安定把掃具收進掃除間,走回廊下,開始一本正經地披上他那件藍白相間的外褂。清光看在眼裡,一股煩躁從心底竄起,他出口諷刺:這衣服穿在你身上真適合啊。
  ……。大和守安定轉過身來看他。有時候我覺得你真無情。
  我可不想變成一到鳥羽就哭哭啼啼的人。
  大和守安定低聲道:難道你忘了沖田先生是怎麼待我們的?
  是啊沒錯!對我來說就算不是那個人也沒關係,只要對方能使用我愛惜我就好了!他提高聲調,故作嘲諷地說:對不起啊,我沒辦法和你一樣還穿著前任主人給的東西。
  大和守安定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推到牆上,總是溫和的神情此刻有些動容,他舉起握緊的拳頭,全身顫抖著。加州清光回瞪著他,只是冷笑著說:誰叫我們都沒能殺死那隻貓。




0125 選択肢

  他在炙熱中緩慢而激烈地構築意識,火光竄動,他被反覆又反覆敲打著,刀鋒沾染火苗的餘光離開黑爐,銘刻在身體上的烙印仍在發燙,加州清光初次睜開他的雙眼。
  他卻並不覺得自己已經被完成了。
  他想無論木炭或玉鋼或冷卻材或者砥石,任何一樣都不足以和「他」劃上等號,儘管那每一份都是成就他的物料,但唯有意義是他獨有的。
  他一直像是塊徒有形狀的材料,直到他被拉出刀鞘,空氣中微塵飄揚,在日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,那個人透過日光仔細端詳他,露出滿意的笑容,稱讚道:哦,是把好刀啊!
  這份意義便是他的存在本身。他發誓自己寧願斷裂成兩半,化作鐵鏽,也絕對不想回到熔爐裡。

---

  「歡迎回來!」他一進府邸便見堀川國廣迎了上來,抱著一個大竹簍。「髒掉的衣服請放在這裡,替換的服裝已經準備好了。」
  「哦,辛苦啦─」
  「如果要維修的話請稍等一下,兼先生才剛進去呢。」堀川說。
  加州清光應了聲知道了,脫下屢經破損的圍巾跟外套,丟在血跡斑駁的藍白外褂上頭。

---

  在那次之後他還數次到過鳥羽,跟隨主人殲滅敵方部隊。他隨意地問了站在身側的堀川國廣:最近怎麼很少看到和泉守了。對方歪著頭,心不在焉地說:是你的錯覺吧?
  黑馬狂奔於戰場中。
  加州清光記得他將大和守安定砍成兩半時的觸感。刀刃碰撞擦出火花,對方的表情扭曲在一起,那不是疼痛也不是憾恨,溫和的神情不復存在。血花四濺,大和守安定踉蹌倒下,歷史仍然順著流向前行。他的意圖失敗了,於是被破壞,被銷毀,斷成兩半。而一把刀的窮途末路不過如此。

  你果然還是選擇了那個人。加州清光心想,退回刀鞘裡頭,隔絕陽光與灰塵。




0315 リスク トリガー

  加州清光知道做任何事都有風險,有獲利也會有損失,像是他在戰役與戰役間與敵方部隊交鋒,黑馬嘶吼著攪進一大片響徹雲霄的吆喝中,刀刃交錯,敵方的血濺到身上,白日連接黑夜,黑夜又迎來白日。時而會在馬蹄走過的痕跡上撿到點東西:有時候是木炭,有時候是玉鋼,有時候是冷卻材,有時候是砥石,有時候什麼也沒有。加州清光不以為意,有或沒有都無妨,有或沒有都屬於命中注定,他反覆地在同樣的地點撿拾同樣的東西,交給主人,直到那個場所空無一物。行進隊伍流連於同一段時空中,陽光、樹木、石頭與雲一再被重新設置,他砍下敵人的首級,不斷地、不斷地、反覆地,令他覺得是永無止盡的。他憑著意願現身,由材料組成他的身體,讓意識主宰他的行動。加州清光選擇擔當這份職責,他選擇為守護而戰鬥。

  他們也會在途中遇見新的同類。沙塵中出現了熟悉的身影,藍白相間的外褂沾著沙礫,藍得近黑的長髮紮成馬尾,脖頸上的圍巾在風中飄揚。他身旁的和泉守兼定瞇起雙眼,他卻別過頭去。「我是大和守安定,雖然難以上手,但我想是把好劍。」對方介紹著自己,他看著馬上的主人露出侷促的微笑,說:「我們現在正少了你呢。」加州清光暗自數著,這是他見到的第十七把大和守安定。




0724 池田屋二階

  在他們面前是壁,背後是門。本來應該作為門的和紙板,因外力撞倒破碎,殘骸倒在腐爛榻榻米上,儘管如此它們仍曾經是門,負責將「這裡」和「那裡」劃分界線。區隔「這裡」和「那裡」的東西,可以是門,或是感情與否,生命有無。還有很多很多種,只要有差異,就會有門形成。但門並不製造隔閡,只負責區分。就像他們是刀,卻有意識,模糊了生命和物品的分界。
  他們走過巷弄,盞盞燈籠橘黃搖曳,混淆視線與記憶,草鞋踩著黑暗的夜,近日來少有天明。某處傳來歌聲,像是民謠,卻誰也不知道屬於哪個時代。他們走過橋,橋底下溪水潺流,又一次停在這棟房舍前。樑柱倒塌,物品斑駁,陰影處敵軍伺機而起。
  那首歌真令人不快。大和守安定說。
  嗯?你說啥歌?陸奧守吉行歪著頭問。
  沒聽到的話便罷了。
  加州清光在一旁喃喃自語道:討厭的歌。

  大和守安定站在最前,高聲疾呼:──強制搜查!

  他們在屋內奔馳。做出一次次選擇,與敵人交鋒,箭步衝上,一刀斬下敵方首級。雜亂的影子映在牆上,是哪來的光?他沒時間細想,只盡全力揮舞,自己手上的刀,自己是刀,他人手上的自己。沖田先生。任由血液濺上衣襟,呼吸紊亂,疼痛驅使他向前,直到最後,他不可以倒在這裡,任務還沒結束,氣力尚未到達盡頭,沒有人該在此了結生命。倘若如此,只要他還保有任何一點力量,他就該履行他的存在價值。他要……
  喂!
  加州清光一把按住他的肩,沒有透過衣料直接傳來的體溫令他驚地回過神來。大和守安定看到對方臉上的表情,頓時想起來了。傷口火辣辣地疼。在他面前是壁,後面是門,前方再也沒有路了。
  ……對不起,我走錯路了。大和守安定說,歛起刀鞘,踉蹌離開了這一次的池田屋。









※馬当番
  想打架結果沒打成的清光。
  真喜歡待人溫和的安定會和清光吵架這件事,而且安定生氣起來一定很可怕,雖然看清光這個樣子,吵架的話應該也是他先讓步,或許他知道自己講得太過分了。沖田總司算是兩人的軟肋,但安定對於總司的執著比清光強得更多,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彌補了,清光會選擇活在當下,而且他覺得安定這樣一直提起總司有點煩,不然你還要怎樣。
  所以清光看到安定解除當番狀態披回新選組外褂會覺得很煩躁,忍不住出言諷刺。
  我家目前很多個性溫和的刀,清光等級又最高,所以他有點跩。(&對於主人沒帶他出陣耿耿於懷,他是如果不展現出自己作為刀的目的性,就會覺得自己失去意義的類型。)
  貓的故事是一個關於總司的小傳說,據說在臨死之際,沖田欲斬殺出現在植木屋庭院的黑貓,但無論試了幾次都失敗了。痛感己身衰微的沖田於是嘆道:「啊啊,斬不動了。老婆婆(照護沖田的老太太),我已經斬不動了。」(取自維基百科)
  失格的兩把打刀~(但其實也不是他們的錯)


※選択肢
  轉一下那個刀劍的世界觀:「玩家即審神者是為了保護歷史的存在,而敵人是為了改變歷史拯救原刀劍的主人的存在,所以我方的刀劍即便想救回主人但是不得不遵循歷史,就必須和破壞歷史的人戰鬥」
  太思念沖田的安定背叛了現在的主人,成為歷史的破壞者。
  事後因為兼定跟安定都有穿著新選組制服,審神者為了不要讓清光睹物傷神,所以刻意錯開兩人的見面機會。
  論狀況來說國広也是最能和安定已經不在的清光對話,其實清光沒什麼差但大家都很顧慮他的心情www國広自己也曾經想去找土方,但被兼定勸退,所以某方面他也很能理解安定想要改變歷史拯救沖田的心情。但想是一回事,做又是另外一回事,安定選擇just do it,但偏偏這是千萬不可以去做的事情。


※リスク トリガー
  儘管如此,為什麼你還是選擇出現在這裡呢。


※池田屋二階
  賀6-3通關寫一下沖田組
  雖然是賀通關但這篇是寫沒有走到王點的6-3~清光會制止安定是因為他不希望安定在這裡斷掉(其實已重傷),因為他自己就是在池田屋毀損到無法修復……
  在池田屋難得看到了沖田組雙雙真劍必殺,這樣的景象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了……
  
0 Comments
Leave a comment
只對管理員顯示
Top
0 Trackbacks
Top
About

わたる

Author:わたる
網站內的文章皆為二次女性向創作,與實際國家、人物無關。
大部分文章的CP向並沒有很明顯,只是喜歡雙方的互動~

近期:
ダンガンロンパ│日狛
DRAMAtical Murder│ノイ蒼
黑子のバスケ│高緑
ポケモン│響銀
Axis Powersヘタリア│露普 米英

Writings
Category
Comments
Link
Cou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