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CWT44][碇真嗣中心小說本]《-Age 14-》資訊頁

12 10, 2016

cover_s.jpg



書名│《-Age 14-》
配對│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碇シンジ中心

作者│わたる
繪師│TAKUMI(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.php?id=1022896)

規格│直書右翻B6/頁數未定/15000字上下
價格│120 NTD(未定,仍有調整之可能)

內容│以TV版及舊劇場版為核心,分為兩部份,關於碇真嗣成為初號機駕駛員前後的14件事。

CWT44攤位碼│Day1寄攤於O25─九佐室│Day2寄攤於E09─愛與勇氣的小宇宙

試閱下收!



〈-Age 14〉


鉄道

  興許是潛意識作祟吧。時不時他走到火車站的周圍,揹著書包,中學放學了,校園的鐘聲打在遠方,迴旋一陣子,很快就被他遺忘。穿梭於交談的學生之中,白色的襯衫像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朝他襲來。他在海浪中行走。好不容易爬回岸上,夕陽沉沉地壓到地面,鐵道旁的黑石子也染上一層淺薄的紅。黃黑相間的路牌橫亙著,警示音,汽笛聲,固定的頻率鳴響,他知道火車要進站了。緩緩吐出一口氣,他站在護欄後,看火車從地平線那端,衝破夕陽前來。
  星期三值勤的站務人員高舉著手臂揮舞,車門敞開,有少許人到來,而更多人離去。火車還會開到下一個車站、再下一個、再下下一個……他偶爾會想:這鐵軌是不是鋪到世界的盡頭呢。如果沿著鐵軌走,最後會到達哪裡呢。他總待在這條道路,平穩地站在護欄後,看無數班火車開過,連順著鐵軌往前走的勇氣都沒有。其實他不想去看世界的盡頭。他生了根般地佇立於此,時間足夠令野草長過膝蓋,使花朵屢次地綻放後凋謝。像是當年父親離開的時候,他除了哭泣以外,什麼也做不到。如同那不曾回首的背影。
  路牌,警示音,汽笛聲。
  火車衝破夕陽前來。


焼き芋

  他和老師居住的鄉下小鎮並不很大,人口亦不算多。通往第三新東京市的直達電車耗時約兩個鐘頭,到最近的城市搭公車也要四十五分鐘;鎮內就一個中型車站,一條算是繁盛的商店街,含括遊戲中心、樂器行與電影院,總是寧靜而少有事件發生。老師三番兩次和他提起:其實在第二次衝擊以前,我們這兒就過著現在的生活了。不過再也看不到秋天推著攤車沿路叫賣的烤地瓜販子,你知道嗎真嗣?那叫賣聲可是很悅耳囉!下雪的日子都還會出現,咿咿呀呀的,窯裡冒出熱煙,剛出爐的烤地瓜燙得很,要不停換手拿,邊吹涼邊吃著,那真是冬天的一大享受啊。
  他輕聲回答:啊,是這樣啊。沒握住弓的左手從雲杉木製琴身側面緩緩垂下,說實話,「冬天」這個概念太模糊了。圓領衫潮濕地黏著肌膚,他起身,替不住搧風的老師倒了冰水。最近蟬聲叫得越來越響了啊。老師說。自然生態在逐漸回復,你要記住,這是好現象。是一件好事。
  是的。他說。
  練完琴幫我整理下那邊的文件吧,院子的衣服也麻煩了。
  我知道了。他說。

  他抱了滿懷太陽氣味的乾燥衣物,試著想像年輕十幾歲的老師站在充滿皚皚白雪的街道上,和攤車小販買了一個地瓜──或者兩個。年輕的老師拿下手套,呼吸凝結成白氣(他看的那些古早電影都是這樣演的),和年輕了十幾歲的父親互捱著肩,津津有味地吃著。但他又想到,其實老師和父親的關係並不是那麼親密。他的認知中,父親沒有和任何人建立起親密的關係。他撫平布料表面,一切的概念都太模糊了,無論是「冬天」或是「雪」或是「手套」,「不是現在的老師」,「親密的關係」,還有「父親」。







〈Age 14-〉


エヴァ

  臉。一張巨大的臉,從黑暗中猛然出現。機器人。是機器人嗎?巨大的機器人。他翻動紙頁,試圖尋找任何可行的解釋,任何能將眼前的機器人和自己的遭遇扯上關連的可行解釋。不用找了,根本沒收錄進去。女人說。這是在極機密的情況下製造的。汎用人型決戰兵器──Evangelion初號機。他在心裡默念了一次。Evangelion。這就是父親不惜拋棄他,也要去做的工作嗎。
  他有太多充足的理由可以表述,EVA就像他的敵人。然而在更多時候,他們又必須成為夥伴、戰友,甚至成為一體。因為眼前有個更大更顯著的,需要與之戰鬥的「敵人」。他與初號機透過神經連結,將自我五感知覺無限放大至冰冷的機體上,手握操作桿,眼視屏幕,遵循指示行動或者不。他憑藉EVA去破壞事物,EVA也將傷害與痛楚盡數回饋給他。好痛,不行,已經不行了。他摀住被活生生撕裂的左腕,痛得差點暈過去,腦中一片混亂,無法提醒自己:他並不是初號機,初號機更不是他。彼此的連繫像子宮裡纏繞胎兒脖頸的臍帶,使他幾乎要窒息,胎死腹中。
  他在駕駛EVA,EVA也在駕駛他。EVA幾乎沒給他多少快樂的感受。他不喜歡冰冷的駕駛艙,討厭硬梆梆的座椅,更厭惡被強行侵入的感覺。終究對於疼痛的抗拒輸給了不被需要的恐懼,也只有坐上EVA,他才能感覺到自我,自己真的存在於此。他只剩下EVA了。離開駕駛艙後,他仍舊四肢完好。腦幹以至脊椎的神經早已記憶這份痛覺,讓下一次同步時來得更加即時、迅速、深刻而真實。

L.C.L.

  第一次將L.C.L.吸入肺部時,甚至沒時間感到恐懼。一切很緊迫,一切總是很緊迫。橙紅色液體從他腳下無端冒出,迅速灌滿艙內,他還來不及叫停便被淹沒。L.C.L.黏稠濕冷,帶著腥味,從口鼻滑入呼吸道,排出多餘氣體,他感到些許不適,卻不如溺水般令人窒息。或許,是因為,父親在看著吧。那時他想,已經決定了不再逃避。
  L.C.L.充盈肺部的感覺很微妙,比起飽腹感,更像身體從內而被外被分解融化了。他過了好些時候才聞出是人類的血腥味。之後駕駛艙內混合了自己的味道,便沒那般清晰刺鼻了。
  漸漸地,他泡在L.C.L.裡的時間越來越長了。出於無可厚非,或說莫可奈何,反正找了多少說法都是同樣的。同樣的,這樣就好了。駕駛服阻絕大部分的直接接觸,留下脖子以上的皮膚。他一次次被打撈而起,總覺得臉頰該要起皺變形,卻意外地沒有變化。啊,果然在分解後,他又被重新組合過了。他遵從指示,脫掉駕駛服站在淋浴間,熱水自上方龍頭撒落,水流在排水孔形成漩渦。他低下頭,看腳尖,看扶住牆面的手指,試著操動這座身體的枝微末節,確認他還是原先的自己,沒有被加諸什麼,更沒有被剝奪什麼。水聲漸止,他赤身裸體,怎麼也無法釐清,這既安心又孤獨的心情究竟為何。
0 Comments
Leave a comment
只對管理員顯示
Top
0 Trackbacks
Top
About

わたる

Author:わたる
網站內的文章皆為二次女性向創作,與實際國家、人物無關。
大部分文章的CP向並沒有很明顯,只是喜歡雙方的互動~

近期:
ダンガンロンパ│日狛
DRAMAtical Murder│ノイ蒼
黑子のバスケ│高緑
ポケモン│響銀
Axis Powersヘタリア│露普 米英

Writings
Category
Comments
Link
Count